首页    |    收藏本站       
首页 健康养生 军事 文化 旅游 娱乐 体育 社会 综合 科技 财经 时事 国际 汽车 教育
您所在的位置:定塘信息门户网>社会>东城区有4000多位盲人,但拥有导盲犬只有一位,普及之路尚远

东城区有4000多位盲人,但拥有导盲犬只有一位,普及之路尚远

2019-11-21 10:56:33  1446

“请不要碰它,它正在工作。”在北海公园,陈艳的导盲犬黑色萌萌吸引了许多游客的注意力。作为中国第一位盲人钢琴调音女律师,陈艳自2011年以来带回了她的第一只导盲犬。

今天(十月十五日)是“国际盲人节”。近年来,陈艳和她的导盲犬亲身体验了北京盲人的无障碍旅游。

"地铁里不允许带狗吗?"“哦,那是一只导盲犬。”昨天上午10点左右,陈艳一行走进天通苑地铁站,受到地铁工作人员的热情接待。他们打开紧急通道,乘坐无障碍电梯,并在车站之间调度。不到一小时的旅程非常顺利。

一路上,许多乘客意识到车里有一只导盲犬,于是他们主动让座,而其他乘客则主动让座给陈艳。黑色的萌萌温顺地趴在车的地板上,不时抬头看看四周,保护车主的安全。

黑色的萌萌是陈艳的第二只导盲犬。去年12月,陪伴陈艳8年的珍妮光荣退休,回到了大连的寄养家庭。与此同时,也是拉布拉多犬的布莱克·萌萌(Black萌萌)从中国大连导盲犬训练基地毕业,经过与陈艳40天的匹配和磨合,成为她的新导盲犬。

与活泼的“女孩”珍妮不同,刚满3岁的黑人萌萌(MoonMe)是一个冷静而细心的“温暖男人”。每当有台阶或梯子时,黑萌萌就会停下来给他的主人发信号,陈艳收到信号后会称赞他“好”。

“萌萌自从接受训练后就一直教中文和英文,这能有效防止别人的无序指挥干扰它。”陈艳解释道。由于工作原因,陈艳经常需要去顾客家给她的钢琴调音。出门前,她总是用手机屏幕阅读软件检查路线。出去后,她依靠导盲犬,可以独自去很远的地方。

“戴上导盲鞍后,萌萌就会进入工作状态。它可以准确避开障碍物,判断斑马线能否通过车流,甚至帮我在地铁和公园找到座位。”

只有少数像陈艳这样的盲人可以享受导盲犬的服务。据了解,申请导盲犬要求盲人年龄在18-50岁之间,具有较强的定向行走能力、自理能力、稳定的工作和家庭等。因此,不是每个盲人都有资格申请。

据陈艳介绍,珍妮和布莱克·萌萌都来自中国大连导盲犬训练基地,这是中国大陆第一个也是唯一的训练基地。这些小狗将在出生后两个月左右被送到一个充满爱心的寄养家庭,学习如何与人相处,去公共交通、地铁、商场等环境进行社会培训,一岁后将被送回基地进行六个月的专业技能培训。在此期间,射击训练和服从训练等多重挑战将被克服,甚至一个不合格的项目也将被立即淘汰。平均每只导盲犬需要养殖近20万元。

黑色的萌萌目前重76公斤,每个月都花很多钱买狗粮。它还需要牛肉、鲑鱼和其他补充品。

"一天两餐,定期洗澡."虽然导盲犬是免费申请的,但盲人必须承担日常的食品、防疫、卫生和医疗费用,所以并非每个盲人都有这样的经济条件。

据统计,东城区有4000多名盲人,但只有陈艳有一只导盲犬,而北京只有十几只导盲犬。许多盲人排队申请导盲犬,等待时间很长。陈艳一开始也等了一年,在获得资格之前参加了中国的多次面试。

“繁殖极其困难,每年至少有70%的繁殖犬会被淘汰。”陈艳说。为了支持导盲犬业务的发展,陈艳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向大连导盲犬基地捐赠了20多万元,靠自己的书籍和绘画赚钱。

根据国际导盲犬联合会的标准,只有当1%的视力障碍者能够使用导盲犬时,一个国家才能被视为“推广了导盲犬的使用”。然而,目前,我国有1700多万视力障碍者。多年来,全国只逐步发展了200多只导盲犬,远远达不到普及标准。鉴于这种情况,陈艳认为,除了养殖难度之外,流行率低也与导盲犬的“小自由空间”有关。

“你可以带着盲杖和导盲犬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,你哪儿也去不了。”

在城市里,训练昂贵的导盲犬并非畅通无阻。昨天在109路公交车上,乘务员反复要求陈艳提前下车。“公司规定动物不能上公共汽车,导盲犬也不例外。我以前从未见过导盲犬。”面对这种情况,管理员说他很无助,当黎齐车上的乘客劝阻他时,他终于放弃了。

经过许多波折,陈艳一行乘公共汽车来到北海公园,但他们也遇到了困难。作为一个古老的北京,北海公园是陈艳成长的地方。她对一切都非常熟悉,但她最后一次去公园是在2016年,当时她和珍妮在公园外停下来。无论她出示身份证明还是解释导盲犬条例,工作人员都拒绝了。

昨天下午,陈艳把黑萌萌带到北海公园,那里也被封锁了,但工作人员说导盲犬已经可以进入公园了。“北海公园目前没有专门的盲人预约频道。如果一个盲人带着一只导盲犬进入公园,他需要咨询他的上级,并由一个特殊的人陪同。”

在南门等了20分钟后,陈艳和黑萌萌终于被允许进入公园。“今年是我第一次见到盲人和导盲犬。这么大的狗真的很不自在。此外,公园里有这么多人,我们还必须确保盲人的安全。”全程陪同陈艳的公园安保经理史先生解释道。

根据《残疾人保障法》第五十八条和《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》第十六条的规定,盲人携带导盲犬进出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,公共场所工作人员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供无障碍服务,但实际发展滞后。

“这是一个恶性循环。由于人们不能自由旅行,看到导盲犬的人越来越少,他们对导盲犬的了解也越来越少。愿意向培训基地捐款的人数不能相应增加。自然,导盲犬会更少。”陈艳说,她在新西兰见过许多导盲犬雕像和爱心捐款箱,这在中国很少见。

然而,陈艳和他的家人也认为,导盲犬的训练费用昂贵,投入使用后进入公共场所需要耗费人力,这无疑是对公共资源的浪费。“我觉得我受到了特殊的对待。事实上,我只能由一个人来指导。我不需要发动群众。”

多年来,陈艳一直致力于促进导盲犬的顺畅运动。在她的呼吁和志愿者的演讲之后,《北京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》正式规定,“视力残疾者可以在公共交通上带导盲犬”。银行业协会与各大银行联合宣布,导盲犬可以进入全国所有的银行办公室,但此外,许多地区仍然是禁止导盲犬进入的区域。“盲人也应该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。导盲犬是盲人的眼睛。导盲犬的平稳移动也意味着社会关心和理解盲人。”陈艳说。

贵州快3 安徽11选5投注 江苏快三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cherylsmotel.com 定塘信息门户网 .All Right Reserved